河馬與小鴨鴨

歷史與同人的異曲同工

歷史的評論向來取諸諸人
如何達到公正的評斷,

史家說,不要把古人現代化,要設身處地去想這位歷史人物是在怎樣的社會背景,怎樣的歷史條件,怎樣的社會因素,造出了他這位"英雄"

去思考,如果我們這些後輩,是這位歷史人物的話,要如何去應對他所面臨到的難關,繼而從這位歷史人物的經驗,擷取出一段褒貶,為後人盡力。

我看到這邊的時候,瞬間了解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歷史了,這不就是妥妥的寫同人文前,要先了解這位角色的背景,人生,言行舉止之後,再根據他的事蹟,行為表現,去推斷這個人的動機,再從成果去探討兩者之間的聯繫。

褒貶人物跟寫同人文前,要做的前置作業是很像的,先求真,再分辨真偽(情報來源是真是假)之後,開始論斷。

只是,區別在於,一個是真有其人,另一個不過是在某一位創作家,再腦袋構築人格之後,製造出來的產物。所以前者的歷史人物,往往可以經過推敲判斷,因為他就是活生生的人,沒有什麼ooc的可能,有的只是資料的詳盡與否,但虛擬角色就比較悲哀了,他將隨著作者的情緒起伏而移動,一時手誤,筆誤,傳達出來的意思差的一星半點之後,再來臉譜化,這個角色就毀了。

這樣想想其實滿悲哀的,但是往另一方面想,成功活過作者腦抽階段的角色,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嗎?

至少再我眼裡,他們是一樣的。

區別只可能在於,我不能腦補我的李白杜甫可能有什麼私密關係,但是我的cp腦可以狠狠的幻想一番。

一篇詞不達意,期末考前的崩潰文😂😂😂😂